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大中华区时尚圣地的是中国香港

时间:2019-04-18 14:24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 此外,本市各区局(产业)工会和相关单位、专业学会、行业协会等社会团体,均可推荐各自行业或技术领域中的优秀人才参与选树。
  申请人若通过最终审定,将由上海市总工会授予“上海工匠”称号,颁发一次性奖金5000元,并获得由市总工会精心设计制作的、兼具艺术和收藏价值的纪念铜章一枚。 “上海工匠”的影响力越来越广,感染力越来越强。目前,前三届“上海工匠”的纪录片已被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宣威对外交流纪录片,翻译成多国文字进行传播,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进行交流展示,这些代表上海产业水平和产业工人精神面貌的“上海工匠”正走向全球。 “上海工匠”的影响力越来越广,感染力越来越强。目前,前三届“上海工匠”的纪录片已被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宣威对外交流纪录片,翻译成多国文字进行传播,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进行交流展示,这些代表上海产业水平和产业工人精神面貌的“上海工匠”正走向全球。
  记者了解到,为广泛宣传工匠精神的时代意义,上海市总工会拟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新建1200多平方米的永久性工匠展示馆,通过展现各个历史时期、各个领域行业的工匠、成果、事件,讲述工匠故事。展馆预计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开馆。“上海真是个世界的舞台,可以展示一切。”上海有丰富的历史,能够吸引并融合国际人才,善于快速协助行业相关的关键人员互动。吴越说:“所有国际时尚、快消和奢侈品牌都把中国总部设在上海——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不是因为政府的指定——这证明了上海在时尚界的地位。
  吴越在最近一次访谈中说:“国际企业可不是在此装模作样。中产阶层和本土定义的时尚文化正在崛起,推动市场增长。我们所关心的时尚产业,并不仅仅限于谈论亿万富翁,而是范围更广泛的人群,是更多的消费者。上海正在回归到属于她应有的地位,还大有发展前途,上海绝对还没有达到巅峰。”
  吴越亲眼目睹了上海这个城市的变革与发展。身为上海人,他的个人成长时期,直到1979 年改革开放,见证这里经历的时尚最低潮。他是中国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春芳的儿子,1980年移居加拿大;之后进入食品行业,便时常出差回国。1993 年“海归”,担任Dior中国业务董事总经理回到故乡; 吴越看来,那一年是国际时尚行业进入中国的“元年”,由此开始的波澜壮阔震撼了全球时尚产业。
  吴越说:“1993年是以Dior为代表的国际高端消费品牌正式进入中国市场运营的第一年,尤其化妆品类;在此之前,产品销售量不足挂齿。” 虽然中国已经开放,但经济增长关注偏向从事出口的工厂和廉价劳动力。80年代的多数时间,“完全没人在提消费市场。中国在时尚方面很落后,即使上海有过的历史经历但也早被遗忘。
  到了90年代早期,零售业还依然不发达,以至于高端进口商品都只出现在国营的‘友谊商店’,想购买还必须用外汇。要得到这些商品,需要有海外亲戚帮助提供硬通货,销售主要并不面向本地消费者。”
  当时,被视为大中华区时尚圣地的是中国香港,不是大陆。吴越说:“上海轮不上。全中国人民在1980年代向往香港,包括上海人。”
  1993年,内地向海外零售业者开启大门。1994年1月,中国又推出了重大改革举措,废除了外汇券,使用人民币就可容易购买进口产品,诸如太平洋百货公司等在上海相继开业。后来,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,允许外资企业直接获得零售经营证照,迎来新的腾飞;吴越说, “也迎合了中国真正消费者的大量涌现。”
  上海出生的作家韩寒曾以间接的方式描述了这个新的时代。韩寒在他2011年的博客文章中写道:“记得2000年 …当时还没有时尚这个词。”回忆首次听到韩寒那句话时的感受,吴越说道:“我很被他触动。那句话反映了中国消费者与时尚的关联情缘,意味着90年代的工作是初步准备和启蒙教育,时尚的觉悟在新的世纪开始后才到来,由八零后生人进入20多岁时才有所代表。”
  多年来,本国音乐和影视明星崛起,加强了本地影响力在时尚世界的地位。但这是否意味着北京作为中国的影视和音乐制作聚集中心,将挑战上海的时尚产业地位?吴越表示,至少目前不会。
  他说:“在美国,明星或许都住在洛杉矶,但那并没有意味着纽约不是时尚中心。”谈到中国的时尚产业,他认为, “中心在上海,毫无疑问。”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上展出的“上海工匠风采展”上,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市总工会主席莫负春与王曙群、徐小平、王军、张彦等10名上海工匠代表共同启动2019年“上海工匠”培养选树活动,市总工会官方App“申工社”同步开通自荐通道。
  自2016年起,上海市总工会计划用10年时间培养选树1000名“上海工匠”,打造一支与加快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和实施“中国制造2025”要求相适应的高技能人才队伍。经严格选树,本市已诞生了三批共计280名上海工匠。这280名上海工匠中,产业工人220名,占78.6%;平均年龄46岁,其中最小26岁,80后“上海工匠”约有30名;来自生产一线的共有205名,占73%。他们的创新能力强,有120人拥有发明专利,123人拥有实用新型专利,30人拥有外观设计专利。
  2019年上海工匠选树活动申报阶段将从即日起一直持续到5月24日,拥有高超技能的本市职工均可登陆自荐报名参评通道——“申工社”App,在首页“今日推送”栏目中即可找到报名入口,申请参加评选。据悉,前三届中,约有30位“上海工匠”是通过自荐途径产生。
  
  记者了解到,为广泛宣传工匠精神的时代意义,上海市总工会拟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新建1200多平方米的永久性工匠展示馆,通过展现各个历史时期、各个领域行业的工匠、成果、事件,讲述工匠故事。展馆预计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开馆。“上海真是个世界的舞台,可以展示一切。”上海有丰富的历史,能够吸引并融合国际人才,善于快速协助行业相关的关键人员互动。吴越说:“所有国际时尚、快消和奢侈品牌都把中国总部设在上海——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不是因为政府的指定——这证明了上海在时尚界的地位。
  吴越在最近一次访谈中说:“国际企业可不是在此装模作样。中产阶层和本土定义的时尚文化正在崛起,推动市场增长。我们所关心的时尚产业,并不仅仅限于谈论亿万富翁,而是范围更广泛的人群,是更多的消费者。上海正在回归到属于她应有的地位,还大有发展前途,上海绝对还没有达到巅峰。”
  吴越亲眼目睹了上海这个城市的变革与发展。身为上海人,他的个人成长时期,直到1979 年改革开放,见证这里经历的时尚最低潮。他是中国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春芳的儿子,1980年移居加拿大;之后进入食品行业,便时常出差回国。1993 年“海归”,担任Dior中国业务董事总经理回到故乡; 吴越看来,那一年是国际时尚行业进入中国的“元年”,由此开始的波澜壮阔震撼了全球时尚产业。
  吴越说:“1993年是以Dior为代表的国际高端消费品牌正式进入中国市场运营的第一年,尤其化妆品类;在此之前,产品销售量不足挂齿。” 虽然中国已经开放,但经济增长关注偏向从事出口的工厂和廉价劳动力。80年代的多数时间,“完全没人在提消费市场。中国在时尚方面很落后,即使上海有过的历史经历但也早被遗忘。
  到了90年代早期,零售业还依然不发达,以至于高端进口商品都只出现在国营的‘友谊商店’,想购买还必须用外汇。要得到这些商品,需要有海外亲戚帮助提供硬通货,销售主要并不面向本地消费者。”
  当时,被视为大中华区时尚圣地的是中国香港,不是大陆。吴越说:“上海轮不上。全中国人民在1980年代向往香港,包括上海人。”
  1993年,内地向海外零售业者开启大门。1994年1月,中国又推出了重大改革举措,废除了外汇券,使用人民币就可容易购买进口产品,诸如太平洋百货公司等在上海相继开业。后来,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,允许外资企业直接获得零售经营证照,迎来新的腾飞;吴越说, “也迎合了中国真正消费者的大量涌现。”
  上海出生的作家韩寒曾以间接的方式描述了这个新的时代。韩寒在他2011年的博客文章中写道:“记得2000年 …当时还没有时尚这个词。”回忆首次听到韩寒那句话时的感受,吴越说道:“我很被他触动。那句话反映了中国消费者与时尚的关联情缘,意味着90年代的工作是初步准备和启蒙教育,时尚的觉悟在新的世纪开始后才到来,由八零后生人进入20多岁时才有所代表。”
  多年来,本国音乐和影视明星崛起,加强了本地影响力在时尚世界的地位。但这是否意味着北京作为中国的影视和音乐制作聚集中心,将挑战上海的时尚产业地位?吴越表示,至少目前不会。
  他说:“在美国,明星或许都住在洛杉矶,但那并没有意味着纽约不是时尚中心。”谈到中国的时尚产业,他认为, “中心在上海,毫无疑问。”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上展出的“上海工匠风采展”上,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市总工会主席莫负春与王曙群、徐小平、王军、张彦等10名上海工匠代表共同启动2019年“上海工匠”培养选树活动,市总工会官方App“申工社”同步开通自荐通道。
  自2016年起,上海市总工会计划用10年时间培养选树1000名“上海工匠”,打造一支与加快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和实施“中国制造2025”要求相适应的高技能人才队伍。经严格选树,本市已诞生了三批共计280名上海工匠。这280名上海工匠中,产业工人220名,占78.6%;平均年龄46岁,其中最小26岁,80后“上海工匠”约有30名;来自生产一线的共有205名,占73%。他们的创新能力强,有120人拥有发明专利,123人拥有实用新型专利,30人拥有外观设计专利。
  2019年上海工匠选树活动申报阶段将从即日起一直持续到5月24日,拥有高超技能的本市职工均可登陆自荐报名参评通道——“申工社”App,在首页“今日推送”栏目中即可找到报名入口,申请参加评选。据悉,前三届中,约有30位“上海工匠”是通过自荐途径产生。
  此外,本市各区局(产业)工会和相关单位、专业学会、行业协会等社会团体,均可推荐各自行业或技术领域中的优秀人才参与选树。
  申请人若通过最终审定,将由上海市总工会授予“上海工匠”称号,颁发一次性奖金5000元,并获得由市总工会精心设计制作的、兼具艺术和收藏价值的纪念铜章一枚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